显示企业抢占“芯”高地
2022-12-1313:54:34[编辑: Lynn1212]

高科技领域“卡脖子”难题的变迁里,藏着中国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变化。

君不见,二十余年前,“缺芯少屏”甚嚣尘上,是中国科技圈的痛,也是全体中国人的痛;

而今,屏不少了,芯也有所缓解了,中国的科技产业正在高速崛起。但那段奋斗的历史,依然深刻。

从一穷二白,到全球第一

显示技术经历了CRT向LCD的巨变,现正处于LCD、OLED、Mini/Micro LED共存的阶段。而这万千“睛”彩“视”界的到来,却凝聚了几代中国人的心血。

新中国建国之初,中国工业产业处在近乎于无的状态,但国家的建设离不开工业的支撑,于是,第一个五年计划(1953-1957年)便将重工业的发展放在重要位置——“一五”是中国工业从0到1的起步阶段。

回归显示领域,电视作为一大显示终端产品,发达国家大约在1960年代后半期实现电视机的普及,而中国第一台黑白电视诞生于1958年,第一台彩色电视诞生于1970年12月——可以看出,与发达国家相比,中国的电视工业的起步并不算晚,但在起步后的最初几年却发展得极为缓慢,并因此而拉开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。

直到1977年,“文革”结束,彩电工业方在中国迎来发展的“第二春”。由于技术基础过于薄弱,国家将“技术引进”作为发展彩电业的一条路径。于是,1980-1985年间,全国各地迅速引进了112条彩电整机生产线。

但这些生产线引进的并非技术,而是引进全套零部件和关键件,随后在中国进行组装。这种方式导致中国对散件没有议价能力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电子工业部于1985年6月提出“引进、消化、开发、创新”的方针,要求电视从整机、配套件、元器件到原材料都要逐步实现国产化。

事实上,引进策略有其积极的一面。在工业基础匮乏的年代,这个策略帮助中国迅速建立起“彩电整机-彩管-玻壳”的完整产业链;而中国低廉的劳动力和巨大的国内市场又帮助彩电企业扩大了规模,中国彩电以价格优势占据了国内市场,并抢占国际市场。

但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,“引进、消化、开发、创新”方针最终却只停留在理想,这些生产线的核心技术仍牢牢掌握在国外企业的手中,中国企业根本得不到“消化、开发、创新”的机会。

以北京·松下彩管厂为例,该公司成立于1987年,由松下与四家中国企业(包括京东方的前身:北京东方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)合资成立。其中,日本松下独占50%的股权。这样的股权结构让中方的话语权十分低。从最重要的技术来看,北京·松下彩管厂只负责生产环节,所有技术端的问题均由松下牢牢掌握,中方得不到学习的机会,甚至连着手研发也不被松下允许。

以今天的眼光来看,或许很难理解当时中国彩电业的选择,但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,技术上巨大的差距、巨额的研发资金让多数中国企业望而却步。况且,引进虽然无法掌握技术,但却是实实在在的“低风险”:复制已成体系、经过市场验证的生产流程,不需要研发,便没有失败。

但这一方式最大的风险便来自于技术的迭代。

当LCD技术吹响了向CRT技术总攻的号角,身在局中的中国显示企业一来无法准确预判显示技术的走向,二来也不相信LCD能在短时间内取代CRT技术,三来更是缺乏向LCD技术转型的实力和底气。于是乎,在2005年,红极一时的中国CRT产业逐渐衰退,直至2007年,LCD替代CRT的风暴迅速摧毁了中国的CRT产业,中国靠引进、合资建立起来的庞大的CRT帝国,一瞬间被技术前进的车轮碾碎。

显示企业抢占“芯”高地

中国CRT工业的辉煌与落幕

新显示技术的出现将带来行业的洗牌,这势必打乱原有的市场格局,企业若想扩大或保住原有的市场地位,就需要加入这场战争。LCD时代,中国不愿再被甩在身后了。可尽管有着CRT时代的教训,但中国在进入LCD时代之初,政府及大多数企业仍倾向于沿袭CRT时代的引进、合资的路线——原因无他,自研的难度实在是太高了呀!做成了是先行者,失败了便是“先烈”,风险太大了。

京东方不是第一家尝试自研面板技术的企业,但它是第一家获得成功的企业。2003年,京东方收购了韩国现代的面板线,且在随后的时间里将收购得来的技术加以研究,消化而形成自己的技术,并培育国产供应链;2005年,京东方利用自研技术在北京建立的5代线正式量产,中国无屏时代正式结束。

可雏鸟如何才能变成雄鹰、搏击长空呢?这显然很难。日韩的围追堵截、经济周期与面板周期的共振、持续低迷的业绩表现,让京东方成为一艘在暴风雨中飘零的小船。

顶着压力前行的京东方,在吃透了5代线的技术后,选择挑战高世代线。2008-2009年,京东方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,接连在合肥上了一条6代线、在北京上了一条8.5代线,打破了技术领先者对高世代线的封锁,也让中国看到了希望,中国政府在引进和自研之间不再摇摆。于是,由京东方而起、最后席卷全产业链的技术自研开始兴起,TCL华星、维信诺、深天马等面板企业先后涌现,中国在面板领域逐渐逆袭——2017年,我国大陆地区的LCD在全球产值占比(33%)以及大尺寸LCD面板(60英寸以上)产值全球占比(35%)双双超越韩国,成为全球第一。

显示企业抢占“芯”高地

京东方LCD面板发展简史

Mini/Micro LED时代,不“芯”慌

中国面板产业的崛起,折射着掌握核心技术的重要性。于是乎,当Mini/Micro LED技术到来,显示企业纷纷将技术作为安身立命的根本。

Mini/Micro LED的起步,建立在LCD技术和LED技术都较为成熟的档口,中国的技术发展水平不比其他国家弱,甚至还有所超出,而“卡脖子”的难题是技术性难题,不存在某一国家或地区垄断市场的情况。

但技术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,Mini/Micro LED作为一项确定的显示技术前进方向,中国企业不会错过这一市场,而日韩欧美企业也同样虎视眈眈。如何在强敌环伺的Mini/Micro LED时代,保证技术的领先呢?显然,芯片作为显示领域的技术“高地”,是不容忽视的一个环节。

合作是一个良好的途径。于是,京东方拟控股华灿光电。2022年11月7日下午,根据京东方与华灿光电的公告,双方签署了《附生效条件的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之股份认购协议》,京东方拟以20.84亿元现金认购华灿光电本次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37,207万股股份,不超过本次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30%。

同时,京东方还与华灿光电股东New Sure Limited(以下简称“NSL”)签署《股份表决权管理协议》,NSL拟将所持有的华灿光电全部股份56,817,391股的表决权、提名权及其附属权利,不可撤销地委托给京东方行使及管理。

如此一来,在华灿光电20.84亿元的发行完成后,京东方将持有华灿光电23.08%的股份,控制26.60%的表决权。而华灿光电20.84亿元的募资,所投项目便是Micro LED晶圆制造及封装测试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。

京东方指出,华灿光电Mini LED直显芯片已应用于主流终端厂商多个重点项目中,Mini LED背光芯片已覆盖平板电脑、笔记本电脑、显示器、电视、车载等全尺寸全系列终端产品,合作伙伴涵盖业内多数龙头企业,积累了深厚的客户和供应链资源。通过此次交易,公司可获得优质的Mini/Micro LED生态资源。

事实上,这并非京东方首次向Mini/Micro LED芯片端出手。同年年3月,京东方全资持有的天津京东方创新投资有限公司拟以4.68亿参与乾照光电的定向增发申购,但最终未能成功。

而乾照光电的定向增发最终由海信视像成功申购。值得注意的是,海信视像在此后仍不断增加对乾照光电的持股。2022年11月17日,根据乾照光电发布的《关于持股5%以上股东增持公司股份超过1%的提示性公告》,海信视像再次增持了公司股份,截至该公告日,海信视像已累计持有乾照光电19.54%的股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海信视像并不排除在未来继续增持乾照光电股份的可能。

另一边,三安光电则成了TCL和维信诺这两大巨头的共同选择。早在2020年6月,TCL华星便与三安光电全资子公司泉州三安半导体签署了《联合开发协议》和《股东协议》,双方将共同成立联合实验室,研究方向涵盖Mini/Micro LED;到了2022年1月,由双方合资创建的厦门市芯颖显示科技有限公司投建的Micro LED技术研发项目正式开工。

而维信诺旗下的辰显光电则在2021年3月宣布与三安光电全资子公司厦门三安半导体达成战略合作,在Micro LED芯片开发、巨量转移、产线自动化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,目标是共同开发首款面向终端客户的Micro LED量产产品。

将目光从中国大陆投向台湾地区,富采、錼创、友达与群创也走出了一条合作共赢的道路。

据悉,富采控股集团分为三大事业领域:晶电专注于LED磊晶与芯片、隆达则专注于封装与模组、旗下晶成半导体则发展先进化合物半导体晶圆制造。11月10日,富采宣布旗下晶电将斥资新台币6亿元(约2.6亿元人民币)向錼创采购设备,由錼创协助晶电建置6英寸Micro LED厂。

在这个链条中,富采、晶电负责高阶芯片,錼创负责巨量转移,友达、群创负责面板,多方紧密串联,台湾新型显示产业阵营更加完善。

在合作之外,康佳则选择了一条自研芯片的道路。2018年,康佳第一次确立了自研芯片和半导体产业化的发展方向,同年正式成立半导体科技事业部,并快速在存储、光电等领域进行了布局。

目前,康佳陆续实现巨量转移产业化、Mini/Micro LED芯片产业化、Mini/Micro LED直显产业化、Mini LED背光产业化、COB模块封装产业化。从外延、芯片、巨转再到小间距,康佳在Mini/Micro LED上具备了全产业链技术和全制程能力。9月30日,重庆康佳半导体光电科技产业园顺利投产,康佳的Mini/Micro LED产业化路径顺利往纵深发展。

结语

对于显示产业而言,芯片作为产业链的关键环节,对终端产品的成本、良率、显示效果有直接的影响。随着龙头们纷纷向上游发力,产业链之间的联系变得愈发紧密,曾经的“缺芯”在Mini/Micro LED时代不会重演。

曾经“缺芯少屏”又如何呢?“卡脖子”没关系,这又不是卡断了路。

最重要的是,“卡”不断一颗颗中国心啊!期待“中国芯”的全面崛起!(文:LEDinside Lynn)

转载请标注来源!更多LED资讯敬请关注官网(www.ledinside.cn)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(LEDinside)。

分享:
相关文章